三張老照片
2018/10/9 9:40:45 來源:廣元晚報 編輯:李順成

 

    在每一個人的心目中,家鄉都是無比美好的,令人依戀的,“一花一木而含笑,一山一水而動情”,我的家鄉廣元就是這樣,在最近這三四十年里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,我有過三次珍貴的照相經歷,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。由此而見證了廣元改革開放的建設成就及其喜人變化,展現出一幅幅壯麗的畫卷。

    1988年春節,大年初一早上,媽媽給我穿上了新買的衣服,我高興地親了爸爸媽媽一口,便和媽媽坐著爸爸的加重自行車在人潮中來到了鳳凰山公園。那時的鳳凰山公園是要門票的。我聽說公園里有動物園,動物園里有狗熊、猴子等,便嚷著要進去。后來爸爸一狠心,花了2天的工資買了門票,并在山頂上,我們一家三口以廣元老城為背景,請照相師傅照了一張照片。作為一個廣元人,我很有幸地與廣元城連在了一起,雖然只是在照片里。

    那時的廣元老城區房屋低小,標致建筑是老城的鐘鼓樓,從照片上看,狀如未發酵的饅頭,其主樓高約3層,兩側2層。當時的廣元沒有多少高層建筑,該樓的規模已屬廣元前列。后來我才知道,城市發展不在于樓宇,而在于城市的人及其學識理念,在于精神境界和發展方向。這次照相,還拍下了美麗的嘉陵江,老體育場(現蜀門市場)和上西皇澤寺。

    第2次照相是在1996年春節,同樣是在大年初一,同樣的地點和人物、背景。但此時的廣元老城已

    經大變樣了。嘉陵中學(現廣元中學嘉陵校區)、利州賓館、廣元賓館等標致建筑已經拔地而起。東西南北4條主街已經改建擴寬,變得通暢整潔,人海如潮。嘉陵江也有了穩固的河堤,就連河對面的皇澤寺下面也有了一條寬闊的水泥路。這時再看鐘鼓樓,已經不起眼了。

    第3次照相是在11年后的2007年春節。大年初一,我起了一個大早,讓爸媽穿上我給他們買的新衣服,和爸爸一人騎一輛摩托車來到了鳳凰山公園。此時的鳳凰山公園已經不賣票了,市民免費出入,人們的臉上滿是富足的歡喜和對新的一年的期盼。到了山頂,我拿出自己的數碼相機,找了一位好心人給我們一家照了一張背景依舊的照片。真的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嚇一跳。此時的廣元老城已經是遍地高樓平地起了,街上也是車水馬龍的,再找鐘鼓樓,已經看不到了。

    近些年工作忙了,廣元變得更加繁榮了,遍地都是高樓,原來城郊的萬緣、雪峰、大石等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我的小家里也添了人口,卻沒有好好陪陪父母、家人,欠下了很多張全家福!我見證了這一個個歷史時刻,再次翻閱照片,還有那3個大年初一,是巧合還是預定?我記住了這3個不尋常的日子,廣元的進步和發展,我最大的感受是有幸經歷了改革開放這個火紅年代,我無愧地說:“我親歷,我見證!”

    ■鄭光文(昭化)

相關新聞
    沒有相關新聞
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